当前位置:北京海洋之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影视斩匪分集剧情介绍(1-35集)大结局
斩匪分集剧情介绍(1-35集)大结局
2022-11-25
斩匪第1集剧情介绍

1949年初,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完胜宣告结束,全国解放指日可待,为减少战争对人民的伤害,中国共产党从大局出发,诚邀国民党代表前往北平举行和平谈判,争取迅速结束战争,早日实现和平,而国民党政府却不甘失败,通过假和谈暗中加紧备战,企图划江而治,在渡江战役前夕的赣东北这座匪患猖獗的古城梓溪,狼悚山活跃着一股绿林好汉,在大哥贺云峰的带领下劫富济贫,匡扶正义。

土匪马金飚带人包围了一辆国军军车,国军只好将枪上的东西卸下,他们打开后发现全是军服和棉被,还发现了大洋和烟土,那是刘三炮的货。当他们要将货送走时看到山林中的埋伏,贺云峰带人赶到将他们堵住,马金飚看情况不妙只好放弃货物而走。贺云峰带着东西回去时见到了龙胜男,他是从她那里借来的马。梓溪保安司令刘三炮用了调包计和马金飚合谋,马金飚看出劫持物资之人是贺云峰,刘三炮想让马金飚帮忙除去贺云峰。

郑次长给刘三炮打电话说是谭晓月举报的他,毛局长派郑国忠对查刘三炮,他知道郑国忠不是钱能收买的。贺云峰劫上山的大洋和烟土都是假的,除了衣服是真的外。刘三炮对于特派员的到来有些惊慌,谭晓月准备特派员最喜欢的东西等着他,对于他的到来让她很激动。刘三炮命人调查了郑国忠的详细资料,郑国忠曾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。赵长功被刘三炮用重金收买,刘三炮让人请贺云峰下山。贺云山知道龙啸山、刘三炮等人看他不顺眼,马金飚收买了贺云峰的手下。

贺云峰应约下山见到刘三炮,他这是单刀赴会,贺云峰并不惊慌,刘三炮突然命人将他围起来。贺云峰命人绑架了刘三炮的儿子刘大炮,他是有备而来,刘三炮没敢拿他如何。贺云峰回去时候才知道臭头兵被刘三炮的人抓走,他带他们先回山寨,刘大炮被放回去。

贺云峰知道兄弟两人都被刘三炮抓走后前去要人,刘三炮叫出了马金彪,马金彪说出顺子当了内奸的事情,刘三炮想让贺云峰听从自己调遣,还答应分成给他,前提是让他杀人,所杀之人是来调查他的郑国忠。贺云峰晚上来到郑国忠的住处,郑国忠警觉后用枪指令他,两人在屋内打斗起来,郑国忠假装中箭。

斩匪第2集剧情介绍

等两人举枪相时贺云峰将面罩摘下,他们想起了小时候打猎时候的事情,谭晓月听到动静后也出来查看,郑国忠称没事让他们退下,保安司令部随后派人冲入屋中向郑国忠开枪,还在屋外放火,刘三炮带人赶到时命人赶快救火,谭晓月想冲进去救人时被人拉住。大火之后他们在废墟里发现了郑国忠的枪和手表,谭晓月发现电话被监听。

刘三炮命人去攻打贺云峰的山寨,到山上后才发现空无一人,贺云峰早安排人进行转移,刘三炮的人扑空了,他要想办法找到贺云峰,贺云峰知道刘三炮没找到自己不会轻易杀牢中的兄弟们。刘三炮在城中贴出告示要对刘三炮的兄弟进行五马分尸之刑,他命秀才拿到刘三炮的命根子。顺子去监狱中看望臭头兵,臭头兵将他大骂一顿。

贺云峰找到马倌买了一匹发情的母马,臭头兵两人被吊起来栓在马上,刘三炮要对他们执行五马分尸,从胡同中突然跑出一匹发情的母马,贺云峰随后出现,臭头兵两人被救走,龙胜男骑马带人接应他们,贺云峰也骑马逃走,但他被刘三炮的人堵住,刘三炮带人将郑国忠的灵堂布置妥当,还装作好人过去悼念,刘三炮将贺云峰押到灵堂前,郑国忠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,这让郑三炮和众人大惊,郑三炮被抓住,郑国忠放了贺云峰。

郑国忠和贺云峰合力上演一出金蝉脱壳,还有人证当面揭穿了刘三炮的阴谋,人脏并获让刘三炮无话可话,刘三炮了解自己的情况,他对党国已经没有希望,郑国忠当场把刘三炮打死,他接任了刘三炮的职务。

赵长功被郑国忠任命为司令部稽查科科长,那些和刘三炮走的很近的人都被开枪打死。谭晚月被任命为行动组组长,郑国忠还命人挂上江西第九区司令部的牌子,赵长功继续潜伏下去。顺子听到了白瞎子和马金彪的对话,马金彪让人查清楚郑国忠的来路及喜好。贺云峰不喜欢党国,他想回去山寨,他永远不会背叛兄弟的情义,郑国忠不想放他离开。

斩匪第3集剧情介绍

贺云峰知道郑国忠是不会杀他的,他扭头走了,临走时说太夫人在山上,让他有空过去看看。郑国忠以前叫郑继业,他感觉自己发生了很大变化,而贺云峰以前叫贺初九,郑国忠是他的旧主,他变得让贺云峰也感觉不认识了。贺云峰回去后决定不招安,他当土匪是当定了,郑国忠对于多年来不能赡养母亲而感到愧疚,但为了党国大业只能向山遥望。

谭晓月向郑国忠说起梓溪的土匪势力,目前他们没有证据证明贺云峰和共产党有关系,郑国忠想还梓溪一个新气象,马金彪的烟馆被查封,赌场和妓院也在梓溪中消散。郑国忠决定整肃龙山的龙啸天和狼悚山的贺云峰,缘由是劳军费。顺子回去后将钱交给媳妇保管,他称那都是卖命的钱,马金飚找到他后将他带走,顺子被他绑在树上。贺云峰对于出卖兄弟的人很痛恨,贺云峰听说顺子被绑在寨门口后过去查看。

贺云峰出后听到马金飚的声音,顺子让臭头开枪,他只求一死,马金飚想和他们化解矛盾。贺云峰拦住了臭头的枪口,他将刀架在顺子的脖子上,一刀划过之后他没伤顺子,贺云峰不想让他死第二回,他清楚顺子已经够残了,还让小刀给他松绑。龙啸天去拜见郑国忠,他向他问起整顿之事,贺云峰也赶来坐在那里听着。郑国忠让龙啸天让他按自己的要求来,龙啸天只他服从安排,郑国忠还让贺云峰站起来说话,贺云峰想离开时郑国忠提出劳军费,他说自己都把钱粮给了老百姓,而龙啸天都给了刘三炮。

郑国忠命人把贺云峰打入死牢,小刀见他不出来有些担忧,小刀要闯入时看到贺云峰被人关押起来,贺云峰让他先回去。龙啸天离开,马金飚拿出五千大洋,郑国忠提出让他们改编,成立民团并听从调遣,马金飚只得服从。郑国忠来到监狱中看望贺云峰,贺云峰的要求并不高,他感觉现在过的很好,只想自由自在地活着,郑国忠向监狱中空开一枪后放了贺云峰,他让他以后好自为知。

小刀带着郑母来到司令部,郑国忠看到她后跪在地上,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,还让他赶快放人,郑国忠希望她能跟自己住,郑母坚持要留在山上住。他们还不知道贺云峰已被郑国忠放了,郑母从言语中看出他已将贺云峰放回。郑国忠望着残破的老宅,心中涌现出一股无法抵制的伤感,那是他和贺云峰一起长大的地方,他清楚两人情谊无法恢复到过去了,郑国忠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,以前贺云峰曾救过他一命。谭晓月通过电台调到有共产党的队伍通过梓浮溪,郑国忠命人速查。中共梓溪地下党收到情报后继续关闭电台,谭晓月命人马上破解。